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一

  刘浩,今年22岁,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身材矮小,将将够一米六的身高,
看上去黑不溜秋的毫不起眼!其实刘浩的父母个子不矮,特别是母亲白燕,更是
身高一米八多,年轻时候曾经是篮球队大前锋。可也许是由于刘浩爷爷奶奶个子
不高的影响,导致他现在这副模样。刘浩的家庭其实很不错,父亲刘长河48岁,
是政府主管实业部门的一个中层干部,官不是特别大,但很实惠,所以,才能给
他安排现在的工作。他的母亲白燕45岁是区妇联主任,说起来也算是生活幸福
的家庭了。不过,有一件事情,他父母一直很着急,那就是他一直没有女朋友,
好像也不着急。虽然他这年纪还远谈不上着急的时候……其实,他们不知道,刘
浩之所以没有找女朋友,是因为心中一直有一个女人,一直以这个女人为目标,
这个女人就是他的母亲白燕!

  说起他的母亲,确实是出类拔萃的美熟妇!现在身高也有一米八,85E的
乳房,120的臀围,真是高大丰满!论长相,一度号称妇联一枝花!刘浩小时
候很皮,父母管教他也不听,没少挨打。可他依旧如故,死性不改。年纪稍微大
一点,他更是变本加厉,偷窥女厕所,扒女浴室,到后来,更是直接勾搭女人,
甚至还有过几次强奸。也就是他家有点背景,又舍得花钱,总算是没让他进去。
但为了省心,最终,刘长河还是让他去参军,身体条件不合格,托人也让他去!
去年複员回家,感觉他似乎改变许多,夫妻俩悬着的心总算放下,给他安排了现
在的工作。只是,他们却不知道,刘浩的本质根本没变,所变化的,只是性格更
加阴鸷!

  当兵这几年,他脑子灵活,手里也算多金,军队领导知道他有背景也乐意跟
他搞好关系,他混得可谓顺风顺水。不过,练就了一副好身体是毋庸置疑的!每
当夜深人静时,他心中对母亲身体的渴望简直会将他烧掉似的,其实这只是因为
他小时候无意中看了母亲赤裸的身体一眼,就烙下了无法抹灭的印记!

  好像是在他初中一年级暑假时,那个夏天,一早就和狐朋狗友去疯跑的刘浩,
临近下午了,才回到家。饑肠辘辘的他,进门就直奔厨房,看一大盘包子放在操
作台上,也不洗手,拿起来就吃。狼吞虎咽的,吃了四五个才算觉得打了个底儿。
这时,卫生间里有水声传来,按说今天不是周末,爸爸妈妈都去上班了,早晨临
出去时,妈妈还叮嘱他,让他中午回来时自己把包子用微波炉打一下,但刚才明
明是自己用钥匙开的门,该不是小偷啊?他走到卫生间门口,看门并没有关严,
还有一道很大的缝隙,里面确实有人在洗澡。刘浩好奇的靠上门缝,这下看清楚
了,是妈妈在洗澡!「妈妈真白!」这是他最直观的印象!可这时,专心洗澡的
白燕感觉到有人进来,倒也没被吓到,看门缝外面的身影,第一反应就是儿子!
说道:「浩浩,回来了?上厕所吗?」她以为儿子要上厕所,根本没往别处想,
也许在她心里儿子还是那个懵懂,只会傻闹的小男孩儿吧?」不上,妈妈,您不
是不休息吗?我还说谁进咱家了呢?」说着话应付妈妈,刘浩脚底下可没动弹,
眼睛更是盯着妈妈那怎幺看怎幺觉得好看的身体看!「嗨,你曹阿姨家有事情,
跟我换了个休,我就又回来了!你先去厨房洗手,然后吃饭吧!」

  只是这一眼,妈妈高大丰满白皙的身体就让刘浩再也无法割舍!虽然对性还
不懂什幺,可他却本能的想看妈妈的身体,也就是从那时起,他的注意力越来越
集中到女人方面!从那些狐朋狗友手里得到色情读物,甚至成人光盘之类并不困
难,而性欲之门一打开,他就再也控制不住,开始到外面惹是生非。刘长河夫妇
为儿子善后固然麻烦,可他们却不知道,比起外面的女人,儿子更感兴趣的其实
是自己的妈妈白燕!即便是经过了军队的洗礼,这个念头也从未消失,反而愈演
愈烈!

  複员回家后,当他见到母亲时,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一定要得到母亲,并
且要将这几年失去的时间都弥补上!于是,也就注定了,白燕沦为儿子女人的最
终命运!在工作几个月后,刘浩最终做好了强奸母亲的计划!他并不是只想简单
的得到母亲身体一次,而是要彻底的将母亲变成自己一个人的女人,所以,他需
要时间,改变母亲的思想,同时,也要解决父亲的问题!至少,不能让父亲发现,
更不能让事情暴露!

  根据政府通知,刘长河等一批干部要去市里党校封闭学习三个月,期间不準
回家。在得到领导,学习回来后,将会晋升的暗示后,刘长河欣然带着简单的行
李,奔赴学习,刘浩知道,他要开始行动了!

  「妈,今天早点回来,我给你準备了惊喜!」早晨,离家前,刘浩和母亲白
燕许诺着,白燕根本想不到,会是个什幺样的惊喜!晚上,刘浩回家时,妈妈已
经準备好晚饭,吃着饭,突然白燕说道:「你不是说给我个惊喜吗?是什幺啊?」
「等一会儿给您,保证您意想不到,而且肯定会喜欢!」刘浩故作神秘的,说道:
「让您后半辈子都快活的惊喜!」「成,那我等着……」白燕吃着饭,却没有注
意到儿子看她的眼神中,那难以抑制的淫欲!眼看快吃完了,刘浩突然拿过一瓶
红酒,打开后,倒了两杯,说道:「妈,祝您以后天天快活,永远性福!」白燕
没听出儿子话里的意思,接过酒杯就喝,眼看着她喝下去,刘浩眼中迸发着欲望
的火焰!

  不一会儿,白燕感觉到一阵乏力,说道:「唉,酒劲有点大,我先去睡了!」
说完,回了自己卧室。刘浩也回了自己房间,拿出一个黑色皮箱,箱子不大,但
里面都是他精心为妈妈準备的「礼物」!

  他在给母亲倒酒时,趁着母亲不注意,放了一片碾碎的安眠药,虽然剂量不
大,但却让白燕睡得很深沈。看着海棠春睡的母亲,他一阵莫名的激动,终于要
实现梦想了!先小心的,将妈妈的睡衣脱掉,又脱掉妈妈内衣裤!没有扔,而是
仔细的收起。拿出绳子,将妈妈的手脚分别捆住,拴在大床四角的金属柱子上!
看着妈妈丰满的身体,他下面早就一柱擎天了!不过,他没有着急,而是耐着性
子,找来一块白色丝绸,垫到妈妈屁股下面!

  「呼……」稍微喘了口气,又拿过一个黑色眼罩,给妈妈戴好,系紧!用準
备好的,本来是给宠物犬带的嚼子,套在妈妈嘴里,系紧!看着基本上完成準备
了,他退出妈妈的房间,翻看着自己手机里的记录!「妈妈的例假差不多每个月
十号来,十四号结束,今天是二十二号,正是妈妈危险期!太好了!」他脱光衣
服,躺在妈妈身边,吃着妈妈的奶,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天亮,刘浩是被怀里的震动唤醒的。妈妈也醒了,显然她不
知道自己怎幺回事?早晨起来,正是男人阳气最盛时候,看着妈妈丰满的,充满
生育力的身体扭动着,他心中的欲火瞬间引燃!跪在妈妈双腿间,弯下腰,张嘴
吸住妈妈的蜜穴,不顾腥臊的气味,大吸特吸起来!「呃……呜……」白燕嘴被
勒住,无法说话,只有发出呜呜的声音,电流般的感觉不断从下面鉆上来,沖击
着她每一寸神经!她双眼被遮住,什幺都看不见,黑漆漆中,只觉得一张大嘴从
自己下面私处一路向上,也不离开,直接亲着,跨过浓密的阴毛丛,滑过稍有赘
肉的小腹,途经精巧的肚脐时还用舌尖舔了舔,刺激的她好一个哆嗦!她的呼吸
越来越急促,精神越来越紧张,那张嘴逐渐突破,终于到了自己足以自傲的双乳
中间!嘴巴滑过的地方,带出一道口水印记,瞬间一凉,作为过来人,她当然能
猜到,这个侵犯自己的混蛋,接下来会做什幺!

  就在她奋力徒劳的挣扎中,果然,那张嘴横向移动,亲上了自己的右乳,同
时自己的左乳也被抓在手里把玩起来!她挣扎的非常用力,眼皮还努力眨动,企
图将眼前的蒙眼布挪出个缝隙来,可显然,对方是早有準备,自己折腾半天,也
没有一点成效!「呼……」自己胸前一松,对方放开了自己的奶子,长出了一口
气,这声音在白燕耳朵里是那幺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但她没时间多想,
一双手插进自己屁股和床中间的缝隙,将屁股稍稍擡起,她当然能猜到对方要做
什幺,于是更加猛烈的挣扎,可终究无法逃脱。当刘浩将自己粗壮的大鸡巴,顶
住妈妈阴道口时,妈妈突然身体绷紧,没了动作!白燕知道,自己终究无法逃脱
了!

  「呜……」粗壮如小儿胳膊的鸡巴,残忍而一往无前的,挤开紧缩的阴道口,
闯入了本该是自己禁区的阴道!白燕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分成两瓣了似的,这
可比丈夫那条鸡巴大太多了!嘴巴被限制,无法大声叫出来,也只好发出一声惨
哼!四面八方挤压过来的嫩肉,却让刘浩喜出望外!在他的想象中,妈妈生下自
己,并且这幺多年,身体应该已经被老爸开发的差不多了,虽然血肉亲情吸引自
己,但下面应该不会太紧,或者说,是一条康庄大道!可刚一接战,他就发现自
己大错特错,别说康庄大道,就是自己上过的那些女人中,除了一些小姑娘外,
一般的也没有妈妈这幺紧的!强烈的刺激,让他瞬间精虫上脑,毫不停留的,在
妈妈身上展开了攻势!鸡巴如捣蒜般,在妈妈阴道内驰骋肆虐起来,丝毫没有想
到妈妈刚刚接纳自己,是否适应自己的尺寸!

  每一次插入都竭尽全力,每一次插入都尽根到底!粗壮的鸡巴沖击下,白燕
的阴道被迫释放出大量爱液,以滋润阴道,减少摩擦!实际上,面对一下紧似一
下的插入,白燕除了窒息的憋闷外,更感到无比的充实,仿佛这条侵入自己身体
的鸡巴,根本就是来和自己的阴道配合的!她叫不出声,头却狂乱的左右摇摆晃
动,齐肩的秀发乱飘飞舞,落在脸上,在刘浩眼里简直是令人窒息的性感!他更
加卖力的,将鸡巴插入妈妈的阴道,尽可能插入的更深,恨不得鉆进妈妈的子宫,
那个曾经属于的自己的乐土!

  「啪啪啪啪」每次插入,小腹和妈妈小腹碰撞发出的肉声,清脆而富有节奏
感,他每下插入的力量都是那幺大,仿佛要将妈妈插透捣碎一样!坚固的金属床
架也发出「吱吱扭扭」的声音,仿佛在抗议自己被这子奸母的淫行拖累的无奈!

  刘浩自己也感觉自己的鸡巴仿佛天生就是和妈妈的阴道配套来的!插入时,
严丝合缝,密不透风,拔出时,将妈妈阴道深处的嫩肉都带得往外走。在紧密快
速的活塞运动下,妈妈阴道分泌出的淫液简直像被捅漏似的,沿着他那雄壮的鸡
巴和妈妈柔美的阴道壁之间的缝隙,「滴滴答答」越流越快,越漏越多,连他托
在妈妈肥美大白屁股下的手,都被沾湿,滑腻腻湿漉漉的!可这些刘浩根本不在
乎,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奸淫妈妈,将鸡巴更深更重的扎进妈妈的阴道,
扎进妈妈的子宫!他要将携带着自己遗传密码的精子,送进妈妈的子宫,要让妈
妈怀上自己的孩子!

  开始被强奸时,白燕承受着儿子强悍的沖击,苦不堪言。渐渐地,她的身体
特别是她的阴道已经完全适应了儿子,分泌出的爱液越来越多,渐渐地,每次儿
子插入,她也不再那幺痛苦,一团酥麻的微弱电流,在她子宫附近开始盘绕乱窜,
越来越强!每当儿子的鸡巴插入,她奋力扭动屁股,以化解掉一部分沖力,但那
酥麻的电流也会随之加强!一次加强一点一次加强一点,越积越多,终于,微弱
的电流积累成强大的电流,她已经不再躲避儿子的鸡巴,反而是扭动大屁股,来
迎奉那强悍的插入!刘浩心里明明爱妈妈爱得要死,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将鸡
巴近乎残忍的,死命往妈妈花芯里插!

  「呜……呜……呃……」突然,白燕一阵剧烈的抖动抽搐,身体如筛糠似的,
阴道更是发出强有力的收缩,将刘浩杀了个措手不及,险些当场交货!他忙集中
精神,稳住精关,在享受妈妈阴道内的小规模地震的同时,没有同时射精!好一
会儿,白燕的身体才松弛下来,大口喘着气,本就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着…
…可当她发觉,插在自己体内的那根巨大的鸡巴根本没有射精时,心里又是害怕
又是惊惧,又是羞愧又是惊喜,百感交集!作为已经步入虎狼之年的她来说,对
于男女房事的需求方面,胃口可谓奇大!可丈夫刘长河这几年忙于工作应酬,身
体开始走下坡路,每次虽然都努力满足她,可无奈总是有杯水车薪的感觉!也正
是因为身体久旷期待甘霖,才会有刚才,明明是被强奸却泄身泄了个一塌糊涂的
情况发生!

  可现实情况不容她多想,下面那根鸡巴再次向自己体内深处挺进,筋脉虬结
的鸡巴,张牙舞爪的在她阴道里逞威,她却不知道这根鸡巴的主人是她的亲生儿
子!

  刘浩现在早管不了那幺多,甚至连那些所谓的技巧都抛在脑后,只知道用最
大的力气,将鸡巴插入妈妈阴道最深处!一手抓住妈妈一个硕大的奶子,咬牙切
齿,发狠的用力后蹬,恨不得将妈妈一鸡巴扎穿!每一下插入,都把妈妈扎得浑
身乱抖,娇呼连连,他只想将自己的精液射进妈妈阴道,将自己的精子送进妈妈
的子宫,跟那里早已经準备好的卵子会合!他相信,以妈妈这大的吓人的屁股看,
肯定能给自己生下一堆孩子,管他是自己的儿女还是弟妹呢?

  刘浩的动作越来越重越来越猛,每一下扎入,都将妈妈扎得左摇右摆,整个
大床「吱吱」乱响,每一下都将鸡巴完全插入进去,直到小腹和妈妈阴阜完全贴
合才不甘的停止前进!没有节奏,没有技巧,龟头一下下撞击妈妈的花芯,他只
要插入的更深!白燕感觉自己快要疯了,下面的充实感是前所未有的,那鸡巴简
直就是给自己量身打造一般,和自己的阴道配合的严丝合缝!那坚硬的龟头每下
撞击自己的花芯,都会有一股电流样的快感直鉆自己头顶,每一下都让她感觉自
己心要跳出来了!

  刘浩的身体完全被性欲控制,本能的重複着鸡巴插入抽出,大脑一片空白,
他根本没注意到,此时妈妈的情况!白燕嘴上戴着嚼子,可却已经张大嘴,脑袋
竭力后仰,根本说不出话,只从喉咙间发出「嗯嗯啊啊」的无字真经!如果摘开
她的眼罩就会发现,她已经两眼翻白了……

  妈妈的阴道不止一次剧烈收缩,刘浩根本不理会,终于,他感觉到妈妈阴道
突然前所未有的收紧,同时强烈的震颤,便再也支持不住,将鸡巴死命的扎入妈
妈的阴道,顶住花芯,怒吼着,一边用力后蹬,一边将火热的精液射入进去,直
接射入妈妈的花芯!白燕早就泄身得一塌糊涂,被儿子的热精一烫更是索性脑袋
一歪,晕死过去!也就是提前给她戴上了嚼子,否则,她的叫声怕是连外面的路
人都要惊动了!

  最后一滴精液射完,刘浩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也随之射进妈妈的阴道,再也
没了力气,趴在妈妈丰满的身体上,大口喘着气。休息好一会儿,才从妈妈身上
爬下来,看了一眼妈妈的蜜穴处,白浊的液体正在向外流淌,顺着股间缝隙,滴
落到他给母亲垫上的白色丝绸上,如同一个微型瀑布,说不出的淫靡。可刘浩却
皱起了眉头,自己辛苦半天才种进妈妈体内的种子,都流出来怎幺成?虽然现在
是妈妈的排卵期,可毕竟她已经45岁,受孕该不会那幺容易,必须要有足够多
的精子进去才有保证!想到这里,他忙解开妈妈手脚的绳子,接着,又将妈妈的
双手别到背后捆好,再将妈妈的双腿捆好,然后,拿来一个準备好的铁钩,挂在
妈妈双脚间的绳子上,接着将挂钩用绳子挂到暖气管道上,这样妈妈的屁股就被
擡起,蜜穴也擡高,精液也就不再往外倒流了。

  没有耽搁,刘浩来到院子里,将準备好的食物和水,帐篷,等物品放到自己
那大型越野车的后备箱,当然,还有那宝贵的黑箱子!东西都準备好了,他回到
屋子里,取来一片安眠药,含在嘴里,然后嘴对嘴的,送进妈妈嘴里,又含了一
口水,送进妈妈嘴里,确认药已经被妈妈吞下后,他也不穿内裤,直接套上外套,
公主抱的抱起妈妈,放到车后座,考虑了一下,拿了一条小毯子,给妈妈盖好,
便发动汽车,驶出家门!

  一路向北,刘浩当兵是在草原边上,当时他就盘算好,要在草原上彻底征服
妈妈,要在自由的天地里为所欲为的和妈妈做爱,并且最终让妈妈受孕!现在的
季节正是草原的好时候,温度适宜,而且蚊虫也不多,可刚上高速,就来了麻烦,
进出帝都的地方设置了检查站,越是紧张的时刻,越是让他觉得无比的刺激!回
头看,妈妈睡的非常沈,本来被自己肏得一塌糊涂,又是服下了安眠药,应该没
问题。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顺手拿了个墨镜给妈妈戴上,开车到了检查站。

  其实对于出京的车辆原本不检查,只是最近要在帝都举行会议,才多了一道
手续。掏出驾驶证递给检查的协警,协警看了看,扫了一眼后座上正睡得沈的白
燕,没有多说什幺,就让过去了。在帝都,纨绔子弟开着豪车,拉着女人出来找
刺激,还算稀奇?早见怪不怪了……可刘浩的心刚才都到了嗓子眼,只那幺一会
儿的时间,甚至他脑海里都在想象,后座上妈妈是在装睡,突然揭开身上的毯子
呼救?或者只是毯子被颠簸滑落,露出妈妈被捆绑的手脚……

  正是极度紧张,所以,当他通过检查站,再次奔驰起来后,心里才感到难以
言表的畅快!一脚油门下去,竟然沖到了150以上……

  开了一个多小时,他下了高速,这里离草原已经不远,他要开始自己的征服
之旅,当然,征服目标是自己的母亲!

  按照预先设计的路线,车子下了高速后,很快上了一条小路,他开始一边开
车一边查看两侧的情况,终于发现了一块适合的场地,路旁不远处有一片小树林,
虽然看上去面积不大,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正是最佳场所!距离不远,很快就
进了树林。看周围没人,刘浩再也忍不住,放倒后排座椅靠背,将妈妈身上的毯
子扔到一旁,白燕那白皙丰满的身体,再次展现在儿子面前!看着妈妈的身体,
刘浩的鸡巴早顶起了帐篷,迫不及待的要将种子再次送进妈妈的子宫!打开妈妈
手上的捆绑,分开拴在两侧金属框架上,又打开妈妈脚上的捆绑,照样再拴好。
当初他看中这款越野车,就是因为车的空间足够大,而为了改造车内设备,他更
是绞尽了脑汁,现在终于可以品尝成果了!

  不再罗嗦,他直接掏出鸡巴,对着妈妈的蜜穴,用力一插!「嗯……」妈妈
发出浓重的鼻音,一片安眠药的效力早过,再被他这幺一阵折腾,肯定会醒,这
也是他所想要的,毕竟他还是想光明正大的和妈妈做爱,光明正大的给妈妈受精!

  粗壮的鸡巴,在妈妈成熟的阴道里强悍的插入抽出,丝毫不理会妈妈的挣扎,
呻吟,刘浩眼睛已经看不到其他,只想将鸡巴更深的插入到身下妈妈的阴道里!
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狠,速度越来越快,以至于蜜穴口和鸡巴根部逐渐形
成一圈白色泡沫,虽然不多,却显眼的挂在二人交合部位最近处。白燕被侵犯,
她已经完全醒了,虽然眼睛被遮住,看不见东西,可她知道,一定还是同一个人
在强奸自己,因为她清楚的感受到那根在自己体内肆虐的鸡巴,肯定是那个人的!

  作为女人,白燕当然清楚插入自己身体这根鸡巴的情况,这条鸡巴比起丈夫
的来,粗壮长硬,怕是长了一半还多!居然将自己的阴道塞得严丝合缝密不透风,
令人窒息的充实感,是自己前所未有过的而他侵犯自己,无论力度还是持续时间,
都让自己应接不暇,从内心深处甚至觉得他好像永远不会停下似的!实际上,刘
浩更希望自己也能永远持续下去,一分一秒也不停歇的和妈妈做爱!他每次插入,
都想插入得更深,恨不得自己都鉆进妈妈那温暖的子宫,最早属于自己的家!显
然这是不可能的,不过,他可以让自己的精子回去,去重新占有那片只有父亲刘
长河才有资格耕种,可他却极度想据为己有的肥沃的适合孕育生命的土地!

  刘浩插入的力量一下比一下重,妈妈的身体被他肏得左摇右摆,只靠手脚的
牵引勉强支持,越野车那庞大的躯体都随之晃动,如果外面有人经过,肯定会看
出这辆车里正发生着特殊的事情!一个黑不溜秋,十分结实的如小黑狼一样的男
人,正在不顾一切的奸淫着一个身材高大丰满白皙的美艳熟妇!

  一连射了两次,感觉到自己的欲火总算勉强压制下来了,刘浩才喘了口气,
放过妈妈。从白燕身上抽身起来,拉了一下框架上的滑轨,妈妈的双腿被吊高了
一些,这样,妈妈的蜜穴就完全擡起,精液不再倒流。他现在心里第一个念头就
是要让妈妈怀孕,怀上自己的孩子,妈妈身体素质很好,当年运动员的底子,而
且,这些年也是一直保持着锻炼,他对妈妈的生育能力有十足的信心,那硕大浑
圆,厚重的大白屁股,肥白饱满的乳房,就是最好的说明,但毕竟妈妈已经45
岁,过了生育高峰期,所以,为了保证妈妈有更高的受孕机会,必须注意一切细
节。他每次肏妈妈都是肏起来没完,直到将白燕肏得白眼乱翻,口吐白沫才不甘
的射精,固然有性欲刺激不受控制的原因,也有让妈妈充分动情,提高激素分泌,
提高子宫供血,以提高受孕率的意思在里面。

  时间已经过了正午,不再耽搁,发动汽车,刘浩带着早已经晕过去的妈妈,
上了茫茫无际的草原!

  还没到旅游旺季,在并不宽的道路上开了好一